中新社北京3月2日電 題:作家何香久:我的提案“來自”兩件棉大衣
  中新社記者 陳林
  “連續兩年寫農民工提案,就是為了那兩件蓋在我身上的‘破’棉大衣。”2日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,即將步入花甲之年的全國政協委員、作家何香久如是說。
  何香久創作的電視連續劇《焦裕祿》曾獲“飛天獎”。他口中的“‘破’棉大衣”顯有所指。2012年有關部門希望他寫一本關於農民工傑出代表的書,他為此到北京一立交橋下農民工聚集地,謊稱侄兒丟失打聽情況並與農民工“席地而睡”3個晚上。第一晚半夜凍醒,腿肚子“生”疼,第二晚自己帶了一件棉大衣,醒時看到又有兩件破舊棉大衣蓋在他凍腿的地方。
  提及這一話題,侃侃而談的何香久有些猶豫,拿不准是否應該講這事,“如果我只是作家無所謂,當是體驗生活,但我還是滄州市政協副主席,副廳級幹部和農民工在橋下睡三晚,擔心有人說我在作秀。”
  2013年全國兩會,何香久讓農民工融入城市的提案引發媒體關註。他坦言,在自己20年省政協委員的履職生涯中,提案多是聚焦自己熟知的文化領域。如今,他同樣希望“80後”、“90後”新生代農民工能享受更多的文化權益。“棉大衣這事發生後,這個群體就在我心裡扎根,難以走出。”
  “改革開放30多年產生了原生代和新生代兩代農民工,特別是‘80後’、‘90後’的新生代,是游離於農村和城市社會生活外的邊緣群體。”何香久說,與父輩賺錢養家糊口、回村蓋房的理念不同,新生代出來是為改善命運,他們對城市的認同超過農村,但城市和家鄉的土地都不認同他們,使他們成了雙重邊緣人。
  “我國農民工總量已達2.69億人,外出農民工1.66億人,隨遷子女1277萬人”採訪時,與農民工有關的數據,何香久脫口而出。
  “政協委員不能做名片委員,不履職就等於瀆職,不稱職就意味著至少60多萬人的缺席。”何香久說,此次提案他跑了大半年,先後到河北、河南、北京多個工地瞭解農民工生活,“工棚啃過饅頭、立交橋下裹過大衣”改變了自己一些最初想法,“只有接地氣提案才有底氣”。
  “我以前想法有點天真,認為給了保障農民工就會融入社會,現在發現自己錯了。”何香久反覆說,城市文化的開放多元與鄉村文化的封閉保守差異顯明,並產生了深層文化衝突,這使他們無法融入和適應城市的文化生活,只有文化的融入才是真正的融入。
  農民工題材,讓這位圈中公認高產的作家,平生第一次被出版社多次催稿,寫作時間從最早“個把月”一延再延,足跡擴至多個勞務輸出或用工大省,內容主題也隨之變化。
  “之前我一年出七八本書,這本農民工的書差不多明年才能完成,前後4年去寫一本書是因為糾結。不單單記錄他們的故事,還有對未來命運的思考”。何香久說,“書中不能都寫傑出農民工,那不是全部,不能真實反映這個龐大群體的真實現狀。”(完)  (原標題:作家何香久:我的提案“來自”兩件棉大衣)
創作者介紹

狗公園

hbxuxabtwuxr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